在6月24日发布的意见书中,美国保守派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进一步设想了未来:最高法院应该重新考虑过去关于避孕、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权利的重大裁决。

托马斯的言论为进一步推翻避孕及性少数群体权利的可能性敲响了警钟。一些法律专家指出,“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后,一定会出现连锁反应。美国总统拜登24日回应时警告称,美最高法院这一判决让美国倒退了150年,“法院现在正把我们带上一条极端而危险的道路”。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推翻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将堕胎的合法性问题留给各州应对,这意味着女性堕胎权将不再受美国宪法保护。

保守派官托马斯是推翻“罗诉韦德案”的主要推动者之一。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对“罗诉韦德案”裁决的同意意见中,托马斯展望了未来的法律前景,他称,官们“应该重新考虑本法院所有实质性的正当程序先例,包括格里斯沃尔德(Griswold)、劳伦斯(Lawrence)和奥贝格费尔(Obergefell)案”。

“因为任何实质性正当程序的决定都是‘明显错误的’……我们有责任‘纠正’这些先例中确立的错误。”托马斯称。

托马斯提及的三例判例分别表明了避孕、同性恋、同性婚姻权利受到宪法保障。如今,托马斯的言论无疑为其打上了一个问号。

在“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Griswold v. Connecticut)案中,美国最高法院1965年裁定,已婚夫妇有权在不受政府限制的情况下购买和使用避孕药具。

在“劳伦斯诉得克萨斯州(Lawrence v. Texas)”案中,最高法院2003年裁定,各州不能禁止双方同意的同性恋性行为,同性恋正式在美国合法化。

在“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中,最高法院2015年6月26日在判决中表明,同性婚姻的权利受到宪法保障,各州不得立法禁止。

“政客”新闻网指出,政界人士一再警告称,这一裁决只是开始,很可能将推翻其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

《华盛顿邮报》5月报道称,在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后,对避孕的法律保护也将站不住脚,因为宪法对堕胎和避孕的保护是相互关联的。

在1965年的“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中,最高法院宣布了一项禁止避孕的法律无效,认为该禁令违反了一项基本的“隐私权”。而这一隐私权正是“罗诉韦德案”的基础。

在2020年的一场听证会上,当被问及“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是否正确时,保守派官巴雷特拒绝回答,拒绝承认这一判决是正确的,只是称“无法想象”可以在州内通过全面禁止避孕的法律。

2020年10月,保守派官巴雷特拒绝回答“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是否正确。视频截图

《华盛顿邮报》指出,保守派官的沉默,再加上法院的保守派多数,向州政府发出了信号,很可能会转向更严格的避孕政策。

在美国反堕胎人士眼中,堕胎和节育之间的界限模糊,甚至可以混为一谈,法律也未对其作出明确区分。《华盛顿邮报》称,尽管密苏里州等部分州明确区分了堕胎和节育,但在许多州,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明确。只要最高法院在判决中允许原告将避孕等同于堕胎,那么不必正式终止对使用避孕措施的法律保护,便可以对避孕措施造成为威胁。

此前,在最高法院意见草案泄露后,美国总统拜登5月曾警告称,最高法院接下来将瞄准同性婚姻。“这不仅仅是剥夺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权利的残酷行为……而且,如果你阅读了意见……基本上说没有隐私权这样的东西。如果这成立……记下我的话:他们将追究最高法院关于同性婚姻的决定。”

在推翻“罗诉韦德案”后,拜登24日同样回应称: “罗(罗诉韦德案)承认基本的隐私权,这种权利是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许多权利的基础,这些权利在这个国家的结构中根深蒂固。”

“托马斯明确呼吁重新考虑婚姻平等的权利,以及夫妻在避孕方面做出选择的权利。”拜登警告称,“法院现在正把我们带上一条极端而危险的道路。”

三位自由派官在24日发布的意见中也表明,没有人相信法院多数派已经完成了工作,因为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并不孤立”。“相反,几十年来,法院一直将其与涉及身体完整性、家庭关系和生育的其他既定自由联系起来。”

自由派官指出,堕胎、避孕等权利“都是同一宪法结构的一部分”,都是“保护对最私人生活的自主决策决定”。

最高法院的裁决引发了堕胎支持者的强烈不满,从华盛顿最高法院外,到市郊官托马斯的家,直到纽约、凤凰城、洛杉矶、芝加哥、丹佛、旧金山、波特兰、西雅图等大型城市,大规模抗议活动席卷美国。

在华盛顿最高法院外,据“今日美国”报道,数千名抗议者举着标语聚集在法院门口,高呼“我的身体,我的选择”等口号。一名示威者爬到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纪念桥上方的拱门顶部,高举一面旗帜或横幅,上面写着“不要踩我的子宫”。

在纽约,数千人聚集在华盛顿广场和联合广场举着牌子游行,而曼哈顿下城区则回荡着“我们会站起来”、“堕胎是基本人权”的口号。

保守派官克拉伦斯·托马斯的家也遭到冲击,抗议者在他家所在的社区入口处敲锣打鼓,高声呼喊,但由于警察的阻碍,抗议者未能靠近托马斯的宅邸。

对于外界质疑,参与裁决的其他五位保守派官在意见中解释称,此次裁决不会对其他先例构成威胁。

以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为首的五位保守派官称:“我们的决定涉及堕胎的宪法权利,无关其他权利……我们已经明确表示,这一裁决中的任何内容,都不应该被理解为对与堕胎无关的先例的怀疑。”

但这并不能打消外界忧虑。一些法律专家指出,“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后,一定会出现连锁反应。得克萨斯大学法学院教授斯蒂芬·弗拉德克(Stephen Vladeck)告诉《华盛顿邮报》,推翻“罗诉韦德案”的裁决不可避免地为重新考虑判例打开了大门。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保罗·希夫·伯曼 (Paul Schiff Berman) 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称,保守派官的决定可能为摒弃几十年来的先例奠定基础。

“正如所指出的那样,阿利托官的观点逻辑,绝对会威胁到所有宪法规定的隐私权的宪法合法性。”伯曼指出:“这违背了尊重先例的制度义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